/
/
/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 分類: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 媒體報道

【概要描述】光明日報突出貢獻知識分子聯絡辦公室推出系列短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  第六期,我們走近的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武漢理工大學教授姜德生,一位不懈的追“光”者?! ?0歲的姜德生,眼睛里有光,一種冷硬和堅毅的光?! 〈丝?,他眼睛里的光芒射在了棋盤上。姜德生愛下圍棋,在黑色和白色棋子間籌謀、布局,就像他在黑夜與白天里為他那追“光”的事業而博弈?! ∵@個“光”,就是光纖傳感,通過光的相位、波長等參量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概要描述】光明日報突出貢獻知識分子聯絡辦公室推出系列短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  第六期,我們走近的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武漢理工大學教授姜德生,一位不懈的追“光”者?! ?0歲的姜德生,眼睛里有光,一種冷硬和堅毅的光?! 〈丝?,他眼睛里的光芒射在了棋盤上。姜德生愛下圍棋,在黑色和白色棋子間籌謀、布局,就像他在黑夜與白天里為他那追“光”的事業而博弈?! ∵@個“光”,就是光纖傳感,通過光的相位、波長等參量

  • 分類:
  • 作者:
  • 來源:
  • 媒體報道
  • 發布時間:2019-11-13 18:59
  • 訪問量:
詳情
光明日報突出貢獻知識分子聯絡辦公室
推出系列短視頻
《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第六期,我們走近的是中國工程院院士、武漢理工大學教授姜德生,一位不懈的追“光”者。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70歲的姜德生,眼睛里有光,一種冷硬和堅毅的光。
  此刻,他眼睛里的光芒射在了棋盤上。姜德生愛下圍棋,在黑色和白色棋子間籌謀、布局,就像他在黑夜與白天里為他那追“光”的事業而博弈。
  這個“光”,就是光纖傳感,通過光的相位、波長等參量,來感知這個世界的物理信息,并傳輸出去,實現實時在線監測。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1949年3月出生于武漢的姜德生,是從鼓搗木工、機械、電子中成長起來的。在武漢建筑材料工業學院(武漢理工大學前身)讀書時,曾自己動手組裝出了一臺黑白電視機。
  畢業留校后,執著于科研。他的科研起點是一座石棉瓦蓋的庫房,這就是他的實驗室。1979年,他在這座石棉瓦房里做出了我國第一臺光纖風壓計,一鳴驚人。
  很多人對光纖的印象來自于光纖通信,即用光纖來傳輸信息。但是,光纖容易受外在環境的影響,比如當溫度很低時,傳輸的信號會發生衰減。于是,有美國科學家提出一個概念:光纖在通信中的所有缺陷,都可以用于傳感。
  姜德生第一次聽到這個描述時便被打動了,他覺得很美,很有藝術感。光纖既然受溫度的影響,那就可以做成溫度傳感器;受力的影響,那就可以做成應力的傳感器……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但彼時的中國,要想享受新技術帶來的福利,只能依靠進口,一些國家在關鍵技術上對我國實行封鎖。
  此后40年,姜德生及其團隊在新型光敏材料的研發、光纖傳感器的精密加工以及光纖傳感技術產業化等方面不斷取得突破,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形成了具有我國自主知識產權的成套生產技術與裝備。當年的石棉瓦房,變成了國內光纖傳感技術領域唯一的國家工程實驗室。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國家六大石油戰略儲備油庫、武漢天興洲長江大橋、湖北清江水布埡大壩、陜西終南山公路隧道、上海崇明長江隧道、宜萬鐵路、滬蓉高速公路……姜德生的研究成果,在石化、交通、大型土木工程、水利、水電、橋梁等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從跟跑,到并跑,如今已是領跑。姜德生打破人們的觀念——在一根光纖上做出幾十萬個傳感器,形成傳感器的網絡,即光纖傳感網絡。在他看來,之前的研究很多是“跟著做”,“但大容量光纖傳感網絡我們處于領跑地位,技術國際領先”。澳大利亞、意大利、美國等許多國家的企業,找上門來談合作。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這位與新中國同齡的科研工作者,要感謝我們的國家。因為中國在基礎設施方面的建設,為光纖傳感技術的發展提供了巨大需求。有需求,就有科技研發與轉化的動力。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70歲的姜德生,有一個新目標——做全時全域的結構安全監測,即通過大容量光纖傳感網絡實現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能實時在線監測。他正在努力,計劃將其用在高鐵、地鐵、煤礦的結構安全監測上,讓我們的生活多一份安全保障。
  “但由于年紀原因,不確定自己還有沒有那么多精力能夠做出來?!苯律路鹩悬c英雄遲暮之感。他幾乎每天要下一盤圍棋,讓自己的腦袋多動動——希望衰退可以慢一點。
  只要多慢一點點,只要有一天可以動手和動腦,他就會盡力去做。
視頻|【走近院士之我與共和國同齡】姜德生:不懈的追“光”者
  (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陳海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